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阁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洗剑沉冤录(镀金石灰坑)

2010-8-24 12:09:59 阅读41 评论0 242010/08 Aug24

 

引子

“杀了他”——一声低沉的嘶吼在傍晚的原野上回响

这是一片严寒天气了无人烟的荒凉之地,触目所见除了冻土就是凝成冰晶的小水洼,一个男子正骑着一匹骏马向日落之处急速奔行,只见他穿着一件褐色短裘,背后绑着一块包裹,包裹里凸显着棱角分明的印痕,显然有一件坚硬物品挟掖其中,包裹后负着一柄长剑,剑身古朴狭长,这男子的身后紧跟着五个身驭快马的黑衣蒙面之人,看其身型都是气劲充盈的内家高手,那声嘶吼便是为首的黑衣人所发,

只见褐裘男子忽地勒马停了下来,原来前面已是万丈陡崖,没奈何他跳下马,将那柄剑握在手里,冷眼窥视着越来越近的五个黑衣人,倒也气定神闲

作者  | 2010-8-24 12:09:59 | 阅读(41) |评论(0) | 阅读全文>>

07年的补游记——四祖庙的那些糗事

2010-8-18 14:06:27 阅读45 评论0 182010/08 Aug18

闭上眼,默念咒语,光阴回到07年夏天,其实这游记早该作了,结果一直没有写,只好放到现在边回忆边写了,ORZ,过去进行时
好吧,言归正传,那年夏天的某一月某一日,和狐狸聊天时告诉我黄梅有一个和尚庙办夏令营,包吃包住一礼拜,自己出路费就可以了,前提是要报名
我问狐狸,那个庙怎么这么厉害,包吃包住??狐狸说那是个大庙,实力很雄厚啊,不要小看它,这个夏令营已经办到第几届了
随后狐狸发来一个地址,要我下载报名表填写,他表示只要写写自己对佛学的认识就可以了,很简单啦,以前没去过也没有关系
根据狐狸的说法,木头和他华科的同学以及一个MM还有谁谁谁谁也要报名,闹得洒家心花怒放,搞半天组织这么庞大啊
于是我填写了报名表,发了一个邮件给庙里那开过光的邮箱,庙里的和尚应该不久就会有回复邮件给我
谁知过了好长时间,眼看就快到截止日期,庙里居然一点消息都没有!!洒家怒了,难道俺地佛学思想就那么编的不过关嘛……

作者  | 2010-8-18 14:06:27 | 阅读(45) |评论(0) | 阅读全文>>

那时,岁末,老王,武侠,九阳

2010-8-16 13:28:36 阅读23 评论0 162010/08 Aug16


那时老王是个老好人(当然现在也是),他个子瘦高,戴着一副宽边眼镜,好发呆,玩三国十分入神,经常找我一起去打街机看武侠,
那时是高一下学期,明亮的日光灯和渐渐变寒地天气下,偶然将教室的门偷偷剔开一条缝,寒气就袭向鼻尖和眼睫毛,刺得生疼
那时,每到下课了,站在长长的走廊上望着杂糅着枯燥杂黄的操场和干净划一的苏式教学楼发呆,寒风刮来,将双手深插在裤兜里,出神地想着九霄云外的琼楼玉宇,
那时一群少年往往窝在教室的一角看一本叫做武侠版的杂志,心中总归觉到一种别样的温暖,也许我很喜欢那种寒冷的特别的感觉,皮肤越觉得冷,内心往往温暖如春,万马奔腾
那时老王是购买武侠版的始作俑者,这本杂志曾经影响了我们那么一代人,有时想着去杂志编辑部看看,却只能是想想而已,许多武侠版的读者最后大学专业都选择了中文,包括自己
那时网络刚刚开始普及,放学了男生喜欢去网吧打星际,玩传奇,三块钱的网吧,噬鼻的烟味,

作者  | 2010-8-16 13:28:36 | 阅读(23) |评论(0) | 阅读全文>>

伤情刀(仿古小坑)

2010-7-21 20:12:52 阅读44 评论0 212010/07 July21

夜色如水,一种难受的感觉开始袭上摩罗的心头
摩罗是一个消失的更有一个流传武林三百年的秘闻人,三岁学艺,五岁重生,他最喜欢的是杀戮的快感,最开心的是消失的感觉
也许当他的灵魂离开自己被遗忘的躯体,才能够获得一时的欢愉
他喜欢喝酒,烈酒,窑藏了八九十年的烈酒,通常这种酒都没有味道,变成了水,往往还有毒性
摩罗喜欢喝这种酒,并不是一般的酒徒喜欢的佳酿,而是三十三尾杀人蝎的刺熬成的陈年酒水,
这三十三尾杀人蝎的主人是华山派第三代祖师罗万里
罗万里身为华山祖师,却死在摩罗隐居的凤凰岛上,
罗万里喜欢这里的酒,将蝎子培养出了酒性,当然醉死在自己的蝎子刺下,
凤凰岛的酒窖沉寂了五十八年,生满了灰垢和野兽,
当然,野兽不懂得饮酒,除了猴子
九尾猕猴最喜欢在人类遗迹上搜罗猎奇
它们找出了罗万里的酒,它们也醉在了凤凰岛上,
如果不是一只喝醉的猴子跌落浪涛里,却恰好被摩罗救起,以后怕也不会有江湖南北谈之色变的空灵山庄

作者  | 2010-7-21 20:12:52 | 阅读(44) |评论(0) | 阅读全文>>

又是炎夏静谧时

2010-7-7 15:12:14 阅读23 评论0 72010/07 July7

 抵粤已近半年,这数年不时发作的抑郁情绪有了渐渐好转的迹象,每天上下班瞥过熙熙攘攘川流不息的羊城街头,内心只余下安详与宁和,还有那一如既往的温暖。

当踏上地铁里寂寞空旷的电梯,当在夜深恬静的便利店买份便当,当遇到每一个人,错过每一个人,对每一个人轻笑之后,自己会默默想起人生,那窒息的空气,层层的淤血压抑起来,让我们无法呼吸的空气,以及许多许多。

甚至还有自己荒废数年,无比喜爱的武侠,文艺和学术,我们曾经的热血,只是从来未曾失去罢了,流逝的只是岁月,无法改变的是我们的心灵。

阗寂的天空,漫天的繁星,泛漾着古风的夜色,我悄悄挥手,什么时候可再登高看看山峦彼端的流霞与残阳,听那松涛与铜钟;

长叹息,我心不泯,从来不曾泯…… 谁其知之乎

作者  | 2010-7-7 15:12:14 | 阅读(2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湖北省 武汉市 金牛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4

创建博客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