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阁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日志

 
 

洗剑沉冤录(镀金石灰坑)  

2010-08-24 12:09: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子

“杀了他”——一声低沉的嘶吼在傍晚的原野上回响

这是一片严寒天气了无人烟的荒凉之地,触目所见除了冻土就是凝成冰晶的小水洼,一个男子正骑着一匹骏马向日落之处急速奔行,只见他穿着一件褐色短裘,背后绑着一块包裹,包裹里凸显着棱角分明的印痕,显然有一件坚硬物品挟掖其中,包裹后负着一柄长剑,剑身古朴狭长,这男子的身后紧跟着五个身驭快马的黑衣蒙面之人,看其身型都是气劲充盈的内家高手,那声嘶吼便是为首的黑衣人所发,

只见褐裘男子忽地勒马停了下来,原来前面已是万丈陡崖,没奈何他跳下马,将那柄剑握在手里,冷眼窥视着越来越近的五个黑衣人,倒也气定神闲

那为首的黑衣大汉眼见此情形,嘿嘿一声冷笑,打个手势,只见其余四个人纵马围成一圈,将褐裘男子困在其中

这时那黑衣首领开口大声说道:“金顶鹤,你我十年前都是修罗道上同道之友,念在我们当年的交情上,若你肯将那妖幡交出,我倒可以干担风险,留你全尸,好过回去受那秦老癫千蝎之辱

那男子一听这话,将嘴一张,一口唾沫喷溅而出,黑衣首领慌忙疾俯身躯,恰恰躲过了这口唾沫,这边听那男子忽地哈哈大笑,笑罢,说道:齐老六,我呸,你个吃里爬外的东西,也够跟爷爷说这话。当年要不是你贪图富贵勾结官军围剿修罗道,黑水七龙会那些个弟兄会折在锦屏山么?七十七口老小会被官军活活烧死?现在你趁着天下纷乱,又投靠邪教盘龙会,残害江湖同道,居然想抢释门至宝定陵幡,真是可笑之极哈哈哈哈

黑衣首领齐老六听闻此话脸色青一阵红一阵,忽地大吼一声:快把这厮拿下了,话音刚落,其余四个黑衣人一声低吼,各拿出兵刃,朝金顶鹤招呼过去

只见金顶鹤反手一拔,仓地一声,一道白练破空而出,长剑磕在了一个黑衣人的流星锤上,虎口生疼,不禁一愣,道:雷飞晴?没想到东南雷家老二居然也成了助纣为虐的帮凶,哈哈,

此时身边又是一刀一枪攻到,那使锤的愣了一下,复又一起攻上,金顶鹤掂了一个虚决,剑身虚渡,挑向右边拿刀者的小腹,那人急忙一个“鹞子翻身”堪堪想躲过这招,谁知金顶鹤剑势转滑,正切中那人小腿,那人惨叫一声,跌倒在地,滚出丈余,金顶鹤正待补上,一锤一剑又招呼了过来,不得不转身对付,此时一直在旁没有动手的黑衣人哼哼一笑,手望兜里摸出一只盘丝锦套,手一扬,也没看清他什么时候出手,就看见金顶鹤大吼一声,剑影倥偬,只听铛铛两声,原来是两枚银针撞到剑柄,落到地上,金顶鹤虽然躲过两件暗器,可是却被雷老二的锤子击中右肩,一口血哇的喷了出来,他摇摇晃晃后跃丈余,挥剑当胸,笑道:不料金某今日被盘龙会的邪徒所算,不过这定陵幡你们倒是休想得手,他左手拈剑诀,剑锋杵逆,向二人攻去,那二人见金顶鹤招式凶恶,有同归于尽之意,不禁向后疾退,孰料金顶鹤此招乃是虚招,但见他借这一攻之势,退向崖边,又是一阵大笑,忽地反身一跳,跃下悬崖,

齐老六他们此时急忙赶到崖边,哪里还见金顶鹤的影子,只听得一阵长笑回荡山谷,淼淼不绝

 

序章一

早春,二月,锦州

未化的冰凌携卷褪尽冬色的雾凇,几匹倦鹞掠过烟雾缭绕的冰面,似在留恋南域的归橹,这天是清顺治五年壬寅二月初八,锦州城中最大的绸缎铺掌柜刘理财员外家喜气洋洋,穿红挂绿的宾客坐满了小小的庭院,原来这天是刘理财二女刘冬儿出阁之日,刘理财有一儿一女,儿子刘贵福在京师刑部当差,这刘冬儿年方二九,是刘员外最疼爱的闺女,平日里颇为调皮嬉闹,刘理财倒也十分惯纵,今日许得为锦州王千卫之子王桂正房夫人,自然十分满意,

只见宴席开不多时,外面一声高喊:王千卫大人到 ,大家顿时安静下来,原来是王千卫的车骑亲自到了,刘理财洋洋得意,自台阶上走到宅门口,只见街上一队仪仗徐徐开来,那王千卫下轿,刘理财迎着,二人有说有笑,一同向楹内行去,

二人行到庭院,此时忽听得院子回廊拐角出来一团撕扯之声,细目观瞧,原来是一个衣服褴褛,身量单薄削瘦的少年乞丐和刘宅的秦管家扭成一团,地上另散落着几只制钱,

那秦管家气急败坏的吼道:快滚,今天主家大喜的日子,少来浑闹,

那少年乞丐不知怎地,一个劲抓牢了秦管家的稠衫,便是不撒手,看架势似乎并非为舍金而来,秦管家见刘理财和王千卫注意到这边,不禁有些着急,大声吆喝起来,不多时拢来了三四个膀大腰圆的硕壮家丁,有的人抱腿,有的拉头,硬生生将那少年扯开来,就要往门外扔去

刘理财不由眉头紧皱,这几日家中大喜,原本戒备森严的刘宅陡然出现了这个小乞丐,真是令人奇怪且扫兴的事情,刘理财咳嗽一声,对那几个家丁吩咐道:“今日本家大喜,暂不要摧折于他,先押入后房,留待问讯。”他转身对王千卫道:亲家,这里有些不好看,还是请先就席吧。王千卫点点头,正待转身离开,忽地余光瞥见那少年脖颈上挂的一件镶金铁圈,不禁一怔,随即又收回目光,有说有笑的和刘理财一起赴宴而去

话说这一日刘府端地是热闹非凡,附近的儒释道三教九流皆来赴宴,锦州知府龙永达龙大人亦差人贽来贺贴,刘理财顿觉面子好大,开心了一整日,入得夜里,冷风彻骨,仆役皆安排宾客们入在两厢歇息,

且说那刘冬儿,原本性极活泼,颇好拳脚,平素刘理财也托武师教习过些基础功夫,这一日宴席晏后,她想到明日便要出阁,不禁有些焦躁和喜悦,心思杂乱,偏偏入不得眠,此时正是子丑相交的时分,她看看漏斗将倾,星阵满庐,不禁起身下榻,换起一套短紧衣衫,取出平素里习练的一柄剑,下到天井当中,舞将起来,她耍了几回剑,看见四周厢房皆熄灭了灯火,唯独东手第一间厢房尚烛光明亮摇曳,似乎还有人讲话之声,刘冬儿也是少女心思,一时大感好奇,蹑手蹑脚来到窗几下,静静听起屋内的动静来

只听内中说话的共有三人,其中二人刘冬儿好觉耳熟,忽地觉出竟是父亲刘理财与将来的岳父王千卫,还有一男子声音嘶哑难闻,她不禁更加奇怪:父亲他们这么晚还不睡,却在此作甚?不禁专心听了下去。

只听刘理财恨恨说道:“没料到范舵主居然会被几个小毛贼所诳,实在是世所罕闻。”

那唦音男子道:“此事也是在下听莫玄老尼说的,不料舵主这般性急,那件东西丢了就急的跟什么似地,我们都好生奇怪,现今又差我等来锦州寻铁灵观的愚道人,在下想那紫愚天浪迹天涯,只是三天前此处有耳目传言曾见过一些蛛丝马迹,素来听闻前辈乃本州道上豪杰,与王大人皆世交,此事还当携望前辈仔细勘察这锦州城中有无那人的踪迹,莫要辜负了范舵主的期许”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